火熱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 無極書蟲-第六百四十八章相伴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鸿钧道人和天皇在宇宙眼大战三天三夜。最终,见奈何不得对方,便各自退去。
天皇收拢圣境,在宇宙眼深处孕育一只眼睛,把整个虚拟宇宙纳入眼瞳内,屏蔽一切对外界的联系。
鸿钧道人见状,默默回到封印入口处。
“打了三日,立威目的达到。”任鸿:“回头玉皇软禁帝宫,你再去执掌紫微宫,这星海便安稳了。”
“对你而言的安稳吧?”宿钧吐槽:“我去执掌紫微宫,回头少不得跟上清宫闹翻。届时,还要依仗你撑场子。”
到头来,还是任鸿操控天庭,成为天庭实质上的主人。
“怎么?你不甘心?或者,你打算跟我夺权?”
宿钧摇头。
他对天帝权利没兴趣。正如任鸿所言,他的星辰道法只需要确保每一量劫出现星空,即可维系修行。
天帝权柄,要是任鸿喜欢,给他就是。
两人双生共存,如果不想落得昔年倏忽下场,就必须小心经营自己二人的关系。而且任鸿想到的,宿钧也能想到。
如果自己二人过渡到下一个量劫,指不定还需要彼此扶持呢。
任鸿:“帝墓那位什么时候回归?”别到时候,诸位教主先回来,又横生波折。
“快了。老师要等一次闹天宫的机会,正大光明归来。”
“闹天宫?”
任鸿垂眉思索。
当初那石猴被他收留,打算回头培养为妖王,代他处理妖族事务。为此,他已经命人督造妖王七印,要在星海册封七大妖王。
至于齐天大圣会不会再掺和到西游,任鸿没打算过问,全看多宝、青玄几位师兄操持。
如今任鸿占据天庭,又有宿钧帮衬,只需垂拱而治,安心当他的天帝即可。
“闹天宫吗?要是没有孙猴子,不妨让老爹出来当反角。”
任鸿看向虚空尽头的那只眼睛,冲着天皇扮鬼脸。
“哦,对了。”宿钧想起一事:“酆都六魂幡在我这。我碰见上清教主的分神。”
“怎么,第九试炼过了?他没收你为徒?”
“他倒想,可惜我有泰皇道统,太一老师不许。”
所以,泰皇直接出手把上清分神镇压,让宿钧回头去当酆都大帝。
在北极一系的神话中,酆都大帝便有紫微帝君化身的说法。
“那敢情好。我正寻思如何从后土娘娘手中拿走地府。你化身酆都大帝,回头我让属神下降幽冥,帮你撑场子。”
幽冥再入手,任鸿权柄就更大了。
两道元神在紫极宫商讨半响,最后任鸿道:“行了,这具肉身你用这些年,已经差不多够了。回头想办法重塑自己的星辰法身。”
说完,任鸿把宿钧推出去,然后自己也从肉身中离开。
任鸿手中翻出一尊棺椁,把太羲真身封入其中。
宿钧被撵出来,还以为任鸿要使用。可看到任鸿紧跟着出来,不由一愣。
但随后,他反应过来:“你不会是打算拿咱们的身体当鱼饵吧?”
“咱们的身体,但也是人家的。端看他上不上钩。”
“倒也是。”宿钧明白任鸿心思,掏出六魂幡添料。他用神幡裹住棺椁,布置三百万种恶毒诅咒,只要开棺必定应验。
最后,两人一起把棺椁投入星海。
棺椁铭刻先天六魂道文,宛如一座承载死亡和诅咒的方舟,顺着星河徐徐飘荡在宇宙间。
它的轨迹飘忽不定,神秘莫测。但在宿钧眼中,这棺椁所运行的轨迹就是在遵循“星海复活阵图”。
有朝一日,它会钻入星海紫极圣境,促使某人的复苏。
……
宇宙眼外,焦顼等人观望结果。
忽然,白光紫气从宇宙眼涌出。
“玉皇不在,朕执掌天庭,册封弟弟为紫微帝君,相信诸位没意见吧?”
白光中飞出帝旨,盖上羲皇玺,自行回归勾陈宫。
紫气卷走帝旨,落入紫微宫登临帝座。
至此,天庭继续由任鸿把持。
人间帝国流转,先是大汉星国出世,一代代神王号称黑帝治理南洲。
两万年后,一个名叫王莽的儒家修士得道,取大汉而代之。
紫微宫,焦顼和宿钧坐在一起下棋,任鸿坐在旁边笑眯眯看他俩对弈。时不时,他出手指点一下宿钧,哥俩一起欺负焦顼。
王莽篡汉,三人皆有所感。
宿钧作为紫微帝君,执掌人间天子帝气,明显察觉一股异于自己的帝气在人间兴起。
“怪了,这王莽的天命帝气从何而来?非我紫微宫所赐啊?”
“他是儒家弟子,自有圣人教化。”任鸿漫不经心道:“父皇传我大道时曾言,儒教圣人已入永眠,但他至宝垂于混沌,庇护儒家弟子。只要儒家有人参悟圣道,便可借来至宝之力。”
“儒家修行不同仙佛。他们喜欢教化人王,扶持人王,再圈定人王权利,把持在己手。”
“所以,儒家自有王气,可立天子。”
儒家虽然整天喊着王权至高,君王如父。但历代大儒都盘算将君王权柄缩小。这个不让君王干,那个不让君王干。最好能让君王老老实实听从自己的话,乖乖按照自己的理念治国。
“不按照自己理念治国的,哪怕国泰民安,那也是昏君暴君。听从自己话的,哪怕治国中庸也是明君。幼主上位,不听自己的话就是不尊老臣,不行先王之道。”
任鸿笑道:“天子在他们手中,不过是彰显自己治国抱负,名留青史的工具人。”
宿钧:“人形印章?”
任鸿笑而不语。
宿钧一琢磨,觉得不对劲。自己在天宫,不也是所谓的人形印章吗?还有玉皇,那家伙也是。
所有帝旨中旨出自勾陈宫,玉皇也好。紫微也罢,甚至后土、南极、青华的帝旨,目前都是任鸿一个人写。
宿钧黑着脸,索性把气撒在焦顼身上,痛快落子斩掉他的一条黑龙。
焦顼赶忙下棋补救。
任鸿观察二人下棋,慢吞吞继续说:“王莽作为儒家弟子,难得识破伪装,自己亲自上位。”
“他行得那一套,都是当年周朝制度的改良版。毕竟儒家崇尚周礼……难为他这个正经儒家弟子了。”
把周礼研究的那么透彻,甚至感应儒教至宝,从而截取天子帝气登基。
虽然任鸿瞧不上王莽,但不得不说,王莽在当代儒家修士中,堪称最顶级的一批人。
“可惜王莽篡汉不过一时昙花。回头你拨乱反正,回归正道,方不负帝君之尊。”
宿钧点头,他随手往星海扔了一枚棋子。
那枚棋子化作紫龙飞向南阳星系。随后,星海震动,二十八星宿纷纷有感,化作灵神坠入南洲。
“这上清二十八星宿倒是机灵。”任鸿哂道:“见你这尊紫微帝君出手,马上过来巴结。”
宿钧入主紫微宫后,并未对上清门人赶尽杀绝,而是默许他们继续轮值神位。因此,上清诸仙投桃报李,见宿钧要扶持人间真主,马上下凡帮忙。
宿钧:“或许,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
“要点脸,可以吗?”
“切!”宿钧眼看焦顼棋风老辣,自己一条小龙岌岌可危,偷偷从棋盘上拿掉焦顼的棋子。
焦顼满脸无奈,任由他偷棋子。
反正自己指出,宿钧立刻就说是自己看错,然后让裁判任鸿评理。
任鸿自然站在宿钧一边欺负焦顼,说自己没看到宿钧偷棋子。
所以,焦顼早就躺平,任由这俩兄弟欺负。
“好啦。”等二人下棋完毕,任鸿装模作样道:“我来数棋子。”
“还数什么?我那几条大龙都被你们偷没了,你们倒也好意思。”焦顼把棋盘收起:“你们拉我过来,不就是打定主意大闹天宫?说吧,要我怎么做?”
看着眼前两位穿着帝袍的哥俩,焦顼讽刺道:“亏得天庭那些神灵不在。不然,定要问一问你们‘陛下为何反天’。”
这哥俩兴致勃勃,拉着自己闹天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乱臣贼子。
可他俩,如今正是天宫实权一把手和二把手。
任鸿:“我俩是干正经事。谁让师尊他们一直不回来,我们只能想办法自己解决老爹这个麻烦。”
宿钧望着星海,那尊棺椁飘飘荡荡,已然来到宇宙眼之畔。
“快,焦顼,该你了。”宿钧盖上棋盒,站起来:“你祭出定海珠,打碎宇宙眼封印即可。”
“什么?”焦顼看到宇宙眼外头的棺椁。
“你们真打算放出天皇?”
“不是放出天皇,是让宿钧师父吃掉老爹。”任鸿神情也正经起来,饮了一瓶百花露,干脆道:“泰皇受伤,宇宙开辟后必然沉眠。但如果能让他转化为天道之身,和自己的混沌之体进行映照,就可以避免这种沉眠。”
这是烛龙观察任鸿后,为泰皇想出来的法子。
泰皇作为混沌元气缔造的教主。只要进入天道,他的大道力量受到宇宙压制。起初天地方开,混沌元气未散,天道法则不全,泰皇可以强行驻世维系神族盛世。
但随着神族发展越来越好,天道越见完善,泰皇就会越加虚弱。这时候,他必须将权柄让渡给娲皇和羲皇。
这就是泰皇陨落。
之后由娲皇壮大神族,羲皇带领神族至繁盛。
这就是三皇治世的本质。
但到三皇末期,一般情况下都是泰皇沉眠,伏羲因伤势归隐。最后只有娲皇一人挑大梁,继而被三清逼退,由仙道夺取天庭。
这一量劫难得出现转机。伏羲借助遗蜕之法,把自己的伤势转嫁到这个宇宙,超脱成功。
从下一个量劫,羲皇和娲皇就能联手对抗三清大势。
泰皇有感于此,静极思动,也想跟两位战友一起合作,痛痛快快跟三清较量一番。
所以,他尝试在宇宙内真正活动。设法在天道中寻找到自己的道,一种不同于混沌元气的天道理念。
“混沌之中为泰一神帝,入宇宙之内化身天道神太一。这就是烛龙为泰皇想出来的法子。在南洲,很早之前烛龙就开始布局。他塑造楚地信仰,打造太一神的神话。还有汉代……焦顼,你没发觉吗?汉武帝尊奉的至高天帝,可不是玉皇,也不是他家老祖宗刘邦,而是太一。”
焦顼愕然:“太一教不就是宿钧当年创立的教统?我还以为,那太一教所尊的太一香火,是你俩收了。”
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
太一至高,五帝辅佐的格局。和任鸿的六合天道不谋而合。勾陈至尊,以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腾蛇辅之。
很多人暗暗揣测,任鸿明面上不立教。暗里让宿钧重塑太一教,方便他收割信仰,奠定自己的教主根基呢。
“那是泰皇在‘格物’我呢。”任鸿好气又好笑:“昔年我在泰皇墓琢磨如何研究他的大道。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泰皇前辈会研究我的道,从而补全他在宇宙之内缺失的那一部分。”
如今,星海聚集的太一神香火汇聚在一处,正为泰皇塑造真身。
但即便如此,泰皇出世后仍不足以成为教主,只是一尊大罗极致的天神。他需要一个养料,一块磨刀石,从而成就他上位。
没有什么人,比天道孕育的“天皇”更加合适。
“可是……可是你这么做,泰皇归来,岂非对三清仙道大大不利?”
“放心,没事。老师巴不得泰皇能这样回归。”任鸿道:“我私底下问过老师。老师提及,他和泰皇分歧在于理念。”
“他认为,教主们前方无路,需要转借仙道超脱之法寻找出路。所以,老师一系的古神统统化作仙人。”
“但泰皇瞧不上天道法,一心研究混沌道,想要从混沌之中找到前进方向。当初无限大和无限小的课题,就是泰皇发起。”
泰皇的两种构想,本是为了寻找前路,拉元始天尊回归“正道”,返还元始天王之尊。但因为悖论,两个构想都无法验证。反倒是太上教主的相对论,更让元始天尊信服,更加坚定天尊支持仙道的心思。
“如今泰皇不再拗着混沌大道,转而研究天道理念,化身太一神。对老师而言,这说明自己的理念赢了。所以,并不会怪我。”
何止不会怪,用天宝大道君的话讲:咱们老师就是个傲娇。虽然整天喊着跟泰皇分道扬镳,势不两立。你见这两位真正打起来了?哪次泰皇出手,不是追着太上师伯和通天师叔打?复活泰皇,你只管去做。他老人家非但不会怪你,还会大大的奖励你。
正因为有天宝大道君兜底,任鸿才敢干一些明显对仙道不利的事。
说到底,教主们不死不灭,量劫内的争斗都是笑谈。真正关键的,是谁的理念正确,谁能扶持门人证道,谁能找到真正的出路。
三人说话间,棺椁一次次碰撞宇宙眼。
焦顼祭起定海珠,施展定海大道暂时定住封印一刹那。
趁此机会,棺椁冲入宇宙眼,来到天皇面前。
棺椁中封印着太羲肉身,那是天皇曾经志在必得之物。
如今天皇和任鸿交手一场,得知伏羲真身的道伤,知晓净世天剑对自己的克制。虽然不舍,但也动了换肉身的心思。
然而——
天眼盯着飘向自己的棺椁。
“俩混小子哪有这么好心,主动把太羲真身给孤。这里头,绝对有陷阱!”
天皇反复衡量,小心翼翼射出神力,击碎棺椁最外层的封印。
宿钧遗留的诅咒爆发,那些诅咒孕育魔头,呼啸间扑向天眼。
天眼再度照亮光辉,把诅咒魔神一一净化。
“果然,他们有诈。”
天皇依仗神通,又解开下一道封印,然后再度解决。
“哼哼,两个小儿,真以为你们遗留的封印能对付孤?”
天皇不断尝试,最终拆掉棺椁外的所有封印,将六魂幡镇压。
然后,当看到最里面的肉身时,他迟疑了。
天皇暗骂自己犯贱。明知有诈,还把肉身起出。
“不过我能破解他们的后手,区区肉身而已,孤就算占据也没什么。反正在宇宙眼内,失败就再退回来。”
天皇犹犹豫豫,天眼缓缓靠近太羲真身。
蓦地——
太羲真身双目睁开,快速伸手抓住天眼。他面露凶光:“那俩赝品倒是不蠢,打算借助我来消耗老爹你?”
“既然如此,先让我吃了你吧!”
“太羲真身”毫不犹豫,吞掉天眼着手炼化“天皇”。
“太初鸿蒙?”天皇显然察觉这个人的身份,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全力反击,夺取太羲肉身的控制权。
昔年,在女娲界的时候就被吃了一次。如今你还想再来一次?不好意思,这肉身孤要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