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50 和老同學的再會看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从温泉回来第二天,和马在保奈美的安排下在涩谷的咖啡店跟冈田杏里碰面了。
和马奇怪的环顾四周。
一起来的保奈美拍了他的肩膀:“你干嘛呢?”
“田谷同学是去上厕所了吗?”和马疑惑的问。
保奈美在椅子下轻轻踩了和马一脚。
冈田杏里本来在喝果汁,听到和马的话把果汁放下,看着桌面叹了口气。
“人人都有自己的桃花期,我的桃花只是开得晚了一点。”冈田杏里说。
和马用咳嗽来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咳咳,这样啊,我们还是谈正事吧。这边这位你应该认识吧?”
冈田杏里看了眼日南里菜,点头:“当然认识,会长桑嘛。北高小姐上和桐生三姐妹杀得难解难分的美少女。”
这讲的是高三那年文化祭上,北高选美大会上发生的事情。
和马:“桐生三姐妹什么鬼。”
“大家背地里都这么叫南条、藤井和神宫寺哦。”冈田杏里笑了笑,话锋一转,“言归正传,找我出来应该不是叙旧的吧?”
和马点头,看了日南里菜一眼,说:“是关于日南的未来进路,她想先考个一般的大学,然后在大学期间参加剧团活动。”
冈田杏里盯着日南看了几秒:“是想继续走演艺圈路线吗?那直接找当年读者模特那边的关系不就好了?”
“不,我不会再走那边的路了,枕营业什么的,绝对不会再做了。”日南里菜斩钉截铁的说。
冈田杏里一下子就懂了:“原来如此啊。”
和马:“你懂得真快。”
“因为我们剧团很多很好看的女孩,都是不想被潜规则,不想枕营业所以才从偶像养成事务所毕业,来剧团从最初的小角色做起。”
冈田杏里一边说一边吸了一大口果汁。
“正因为这样,这条路其实也很不好走哟,因为已经人满为患了。相比之下倒是我这种志愿成为编剧的要稍微容易发展一点点。虽然我现在在剧团只是个打下手的。”
和马“哦”了一声:“这样啊。”
冈田杏里一边吸溜果汁,一边盯着日南里菜看,疑惑的问:“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呢?正常的嫁个大公司的正式社员不好吗?你找个比较容易去的私立大学混个毕业证,然后自然就会有大学的前辈拉你去参加那种联谊和相亲活动啦。”
日本现在正在进入泡沫时代的前夕,未来至少有十年的繁荣,按冈田杏里所说,倒也是个不错的出路,至少在泡沫碎裂之前能获得富足的生活。
至于碎裂之后,大企业的正式社员都是终身雇佣制,只要企业本身没完蛋,生活质量什么的也不至于下降太多。
毕竟能混进大企业成为正式社员,也算日本的准上层了。
泡沫破裂之后真正倒霉的是中下层人民。
日南里菜直视着冈田杏里,反问道:“那冈田前辈又为什么要以编剧为目标奋斗呢?”
“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啊。”冈田杏里如此回应。
“现在整容技术和化妆技术这么发达,冈田前辈如果有心,可以让自己变得好看啊。”
冈田杏里沉默了几秒,才回答道:“因为我喜欢写故事,我想试试看用写故事来养活自己。会长桑喜欢演戏吗?如果你不喜欢演戏,只是把这当作进入演艺圈的另一条路,我……”
冈田杏里说到这里犹豫了几秒,然后摇了摇头:“我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剧团里已经有一大堆只是想把剧团当作成为绯优的跳板的人了。会长桑如果想来我们剧团,我会给你牵线的。”
和马侧着头观察日南里菜的脸,发现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日南里菜察觉到和马的目光,便问道:“我一定要喜欢演戏,才能走这条路吗?”
和马:“不一定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才是少数,大多数人并不是因为自己喜欢某个行业,才去从事它的。更多的是机缘巧合。”
就好像上辈子的桐生和马,他也不是喜欢向外国佬推销东西才成为销售代表的,真要他按着自己的喜好选,他可能会成为独立游戏开发者或者心理医生。
回顾他的求职经历,看起来就完全是在一系列的机缘巧合下才进入了外贸行业,然后又因为善于吹牛,居然还干得不错。
日南里菜得到和马的回答并不满足,继续追问:“那你要成为警察也是机缘巧合吗?”
“是啊,”和马耸肩,“要是当时小千不阻止我卖掉道场,我早就把道场卖了,然后靠投机过上富裕的生活。但是人生没有假如,道场到现在都卖不掉,我又和极道结仇,只能走警察路线,成为警视总监,荡平那些极道了。”
保奈美在桌子底下用膝盖碰了碰和马,他这才发现冈田杏里正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
“太棒了,”冈田杏里一跟和马对上目光就开口道,“你能详细说一说和极道结仇这部分吗?”
和马:“我以前没跟你说过吗?”
“你只说了你和极道因为卖道场的事情有点摩擦!后面结仇什么的没说过!”
和马挠挠后脑勺:“这个……你其实去看周刊方春的相关报道就好了嘛,真实的情况不如他们写的精彩。”
“这种事情还是当事人的第一手感想更有价值啦。”
“可是现在我们在讨论日南里菜的进路问题。”
冈田杏里盯着和马看了几秒,叹了口气:“好吧。不过等你愿意接受我的取材了,务必打电话通知我。”
和马含糊的应了两句,目光转回到日南里菜身上:“所以,你想好了吗?”
日南里菜用力点头:“我想好了。如果中途发现了我喜爱的事业,我就转去从事这个事业,在那之前我想以成为绯优为目标努力。”
“那就和之前订下的一样,你先考个过得去的大学,然后就拜托冈田把你介绍进剧团。”
冈田杏里点头:“我说过了,我没问题。不过我可说清楚了,我们剧团可是有所谓天才演员在的哟,我不知道她还能在我们剧团呆多久啦,但她已经成功让几个妹子放弃了成为演员的梦想,认真的计划嫁人了。”
“真的假的?”和马一脸怀疑的看着冈田,怀疑她在吓唬日南。
冈田:“真的呀,私下里大家都说,那样的家伙来我们这种小剧团肯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她应该去那些在银座活动的大剧团发光发热才对。
“到了那种剧团,她肯定一下子就会被大导演看中,直接出道。
“我们这种小剧团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导演关注,上一个成功出道的前辈是因为被初出茅庐的新锐导演偶然间相中,去演了个学院派的实验短片才走上正途的。”
冈田的话让一直在旁边不插嘴的保奈美心生好奇,终于开口道:“你说的哪一个啊?之前你们公演的麦克白她有出场吗?我怎么印象中那剧的女演员表现都很一般?”
“那是因为那剧里她演的麦克白啦。”冈田杏里一边用习惯搅动果汁,让果肉的碎屑漂起来,一边说道,“她如果演女性角色,所有的女角色的气场都会被压制,变得暗淡无光。导演说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只能让她演男性削弱一下她的光环了。”
保奈美发出“哦”的声音:“是麦克白啊,那就可以理解了,那个麦克白确实演得很好,又帅气又疯狂,要不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不定会成为他的狂热粉呢。”
和马被突如其来的直球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学大狐狸咕噜噜喝咖啡。
冈田杏里一副女生开始聊八卦的架势:“是吧是吧?很厉害吧?那次公演结束后我们收到了一大堆礼物,都是给演麦克白的她,还有牛郎俱乐部的经理找过来。明明是在小剧场的小型公演耶。”
日南里菜:“听起来怎么很像宝冢剧团的男役?”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50 和老同學的再會閲讀
宝冢剧团全是女性,所以需要男性演员的时候就由女性团员女扮男装来演。
宝冢会有专门的“男役”,简单来说就是专业女扮男装演男角色的妹子,这些妹子在日本上层女性中号召力甚至压过了吉尼斯之类的事务所捧出来的那些帅气的男性艺人。
甚至有的大家族的女性,从奶奶到妈妈到女儿三代人都是宝冢剧团男役的粉丝。
日南里菜继续说道:“这个人演男角色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宝冢啊?以演技成为STAR的话,演艺圈未来可期啊。”
和马随口回应:“没钱呗。”
“诶?去宝冢要钱的吗?不应该是通过了选拔之后,就是剧团开工资给你了吗?”
和马摇头:“以前确实是这样,所以以前的宝冢剧团也有很多平民出身的女孩。但是后来因为劳资纠纷的问题,宝冢剧团的姑娘们在左翼的支持下发动了罢工。”
日南里菜嘴巴张成了O字型。
和马:“罢工的结果看起来是姑娘们赢了,但那之后宝冢剧团背后的财阀就用了五年多时间把左翼力量从宝冢和相关产业清除了出去,于是剧团的大门就对平民百姓永远的关闭了。”
“那个……”冈田杏里压低声音问道,“桐生同学你该不会在大学里加入了……”
“没有啊,完全没有。”和马断然否认。
“我还没说是加入什么呢。”
“不用说都知道啊。我没加入。麻烦你现在看看和我来往的都是谁,我怎么可能加入嘛。”
保奈美用特别正式特别优雅的动作端起茶杯,抿了口红茶。
冈田杏里看了看保奈美,小声道:“可是,在故事里南条同学这种大小姐百分百会为爱背叛自己的阶级的呀。”
保奈美咳嗽起来,可能是刚刚的茶水吞咽得稍微快了一点呛到了。
冈田杏里像是从保奈美的举动里擅自领悟到了什么,她耸肩:“也好,最近因为剧团活动的原因,有接触到一些剧作方面的前辈,我对这些也见怪不怪了。”
保奈美清了清嗓子:“现在不是在讨论日南同学的出路吗?”
日南里菜:“话题一转向不妙的方向,就把我拉出来?罢了罢了,我对这个剧团的前辈现在很感兴趣,能介绍我认识一下吗?按你的说法,明年她可能就出道了不在剧团了吧?那趁现在让我见见她呗?”
冈田杏里露出犯难的表情:“现在剧团的活动暂时结束了,要等九月开学才恢复,我跟那位也没有什么私交。毕竟人家是剧团的绝对核心,TOP STAR,我只是个跑腿打下手的。
“九月的时候我们会开始排新的剧目,应该是李尔王,到时候你可以来看,等排练结束我找个机会让你们见一见吧,别抱太大希望……”
冈田杏里忽然停下来,看着和马:“啊,如果是‘那个桐生’想见一见TOP STAR的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和马指了指自己:“是这个桐生吗?”
冈田连连点头。
“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基本上会买周刊方春的人都知道桐生同学你吧!我们剧团里都是把演艺圈作为目标的人,大部分都有买方春关注演艺圈八卦的习惯。”
和马:“我以为那些是追星的粉丝才关注。”
“当然不是啦,按照团里人的说法,看周刊方春能判断谁是大雷要绕着走,谁是大腿要抱。桐生同学你现在就是公认的大腿,还有不少人觉得你肯定会走影视路线。”
和马挠挠头:“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错觉啊?”
“有传言说学院奖会从今年开始设立动作指导奖项哦,”冈田杏里看着和马,“说那个就是为你准备的,去年你在《东京特急》里的表现得到了某位大导演的赏识。要我说,会长桑想当绯优,根本不需要走剧团路线,抱紧桐生同学的大腿就好了。”
日南里菜长长的叹了口气:“成为学长的专属女演员这件事,可比走剧团路线出道难多了呀,主要是强劲的竞争对手太多太多了。”
和马打断她的话:“主要是我根本就不想走影视路线。”
“说是这样说,”日南里菜幽怨的看着和马,“你还是为了晴琉小妹妹再次写歌了。”
“那是因为我没钱好吗。”和马发出了贫穷的声音,“晴琉要读音高,但是有音乐科的高中大部分是贵死人的私立,你以为我想啊?我要是有别的来钱方法你以为我会去写歌吗?”
那毕竟是抄袭,虽然无人能制裁这种跨越时空的抄袭,但是和马良心上还是会不安。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郭敬明,有那么厚的脸皮。
和马说自己没钱的时候,冈田杏里把困惑的目光投向保奈美。
保奈美用优雅的姿势端着茶杯喝茶。
冈田杏里耸了耸肩,似乎不打算深究和马的家务事。
她把果汁的吸管拔出来,把杯里剩下的果汁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说:“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嗯,这次麻烦你了。”
“我才是,感觉就没帮上什么忙。”冈田杏里看了眼日南里菜。
日南里菜连连摇头:“不,很有参考价值。尤其是我是否喜欢演戏的质问,很有启发性。”
冈田杏里笑了笑:“我就把这恭维当真的听了。回见。对了,如果桐生同学你想接受取材了,可以直接打我公寓的电话,我写给你。”
和马:“你公寓还有电话了?”
日本这边办电话很啰嗦的。
“怎么可能,是房东的电话啦,打电话过去找303的冈田就好了。”冈田杏里从包里掏出便签本,写了号码撕下来递给和马。
和马看了一眼,转手就递给保奈美。
他保持着上辈子的习惯,出门不带包,所以东西啥的都给交给保奈美存着。
冈田又说:“不过最近打过去大概找不到我。我会去乡下取材。”
和马听到“乡下”和“取材”立刻精神了,他严肃的看着冈田:“给你个建议,见到地藏菩萨一定要拜,然后对乡下流传的那些说法,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不能犯禁。还有就是,听到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一定要返回住所。”
冈田杏里一脸意外的看着和马:“为什么桐生君你提的建议,跟剧团里的前辈给的那么像?”
那说明你的前辈是个有经验的人。
和马:“这叫英雄所见略同。”
按照玉藻的说法,在东京这种大城市,神秘的力量会十分的薄弱,但到人类活动影响不到的深山里,神秘会相应的增强。
“我只是去博多地方采风啦,不是去什么山沟里,放心好了。”
和马挑了挑眉毛:“博多?是福冈那个博多吗?”
冈田反问:“日本还有另一个博多吗?”
和马扶额:“这巧得。我过几天也要启程去福冈参加玉龙旗。”
“是嘛,不过你肯定有南条同学等一票美女陪同,我就不去凑热闹啦,能碰上的话一起吃拉面吧。”冈田说着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向咖啡店的店门走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